莉露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数码资讯 > 世界顶级设计师:Jony Ive离开苹果

世界顶级设计师:Jony Ive离开苹果

http://ychenshimin.com.cn |2020-06-25 03:54:33

据报道Jony Ive要离开苹果了。

从1992年加入苹果开始,Ive主导了Mac、iPod、iPhone、iPad、Apple Watch等众多苹果产品的设计,还在苹果新总部Apple Park的各种设计细节上投入了大量心血。

离开苹果之后,Ive将组建一家自己的独立设计工作室LoveFrom,苹果仍会是他的主要客户之一。他能更自由地去做他自己的项目。苹果的设计部门将由目前的副总裁Evans Hankey继续领导,向COO Jeff Williams汇报。

在苹果的新闻通稿中,Tim Cook表示,苹果将继续受益于Ive过往的工作成果,由他组建的设计团队也将承担起的未来的设计工作,且苹果会以客户的身份继续和Ive进行直接的合作。

失去乔布斯的Ive

不说最伟大,Jony Ive至少是21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,没有之一。

从1997年乔布斯回归到2012年去世的15年间,Ive和乔布斯一起,做出了一款又一款颠覆性的产品,他的设计理念可以总结为两点,‘多彩化’和‘一体化’。

1998年的iMac,iPod nano和iPod touch,iPhone 5c、XR,以及Apple Watch的表带,都是‘多彩’的设计理念指导出的产品;iPhone、iPad、铝制一体成型的MacBook、iMac和Mac mini、2013年的‘垃圾桶’Mac Pro,都是‘一体’的设计理念指导出的产品。

这是苹果产品最大的魅力所在。它们不只是一台能高效工作的计算机,帮助你获取、处理、产出信息。作为‘物件’的它们,本身就具有一种美感。从摆在桌上的Mac,拿在手里的iPhone,到戴在腕上的Apple Watch,Ive赋予它们性感的设计,将它们变成了最受欢迎的产品。

2015年发布的12英寸MacBook上的‘蝶式键盘’| Apple

2015年发布的12英寸MacBook上的‘蝶式键盘’| Apple

‘设计’和‘工程’是密不可分的,它们共同组成了‘产品设计’这项工作。在乔布斯时代,乔布斯是苹果产品的总工程师,能够确保Ive所做的设计在工程上是可行的。但在乔布斯去世后,Ive作为设计师的偏执渐渐开始抬头。

最近几年,苹果产品出现工程缺陷的频率开始显著增加。2013年发布的‘垃圾桶’Mac Pro因为过于一体化,用户很难对它进行后续的定制升级,且有着明显的散热问题。2015年推出的超薄款12英寸MacBook在散热、性能和接口上备受诟病,从那一代MacBook开始搭载并推广的‘蝶式键盘’也因为极高的故障率,最终被苹果承认是设计有缺陷。

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不合理的设计都是出自Ive之手,但他作为设计团队的负责人、首席设计官,必须为设计团队的作品负责。更何况这些设计也显然是他的理念所指导出的结果。而且从它们的产品视频里,不难看出Ive对这些产品的参与程度是相当高的。

著名科技博主John Gruber在自己的博客文章里,将失去了乔布斯的Ive比作失去了列侬的保罗·麦卡特尼(两者是甲壳虫乐队的最重要成员)。没有了最好的搭档,他仍有极强的能力,却难以将想法如魔法般变成极为优秀的产品。Apple Park是乔布斯留下的最后一项‘任务’。完成之后,Ive选择离开。

设计的‘后半周期’

设计的更迭是有周期的。

新的技术给设计带来新的可能,远见者会看到一条新的道路,正确的道路会孕育颠覆性的产品,之后,这个产品就可以沿着既定的轨道,相对平稳地发展一段时间。

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iPhone。它用‘触控操作’颠覆了‘按键’,将智能手机的设计带入了一个新的周期。在这之后,智能手机在设计上开始变得越来越同质化,最近几年的‘全面屏’潮流更是将这种同质化带向了巅峰。

苹果正在进入一个设计的‘后半周期’,它旗下的产品开始越来越具有一致性。比如iPhone和Apple Watch都是3D玻璃+金属中框+ 3D玻璃的结构,比如全线Mac产品的外壳都是一体成型的一块铝,以及大多是白色塑料做成的配件、线材。

能使旗下产品具有高度的一致性,借此塑造一种秩序美,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,也是苹果耗费巨大资源创造的优势所在。这让用户能更容易理解不同的苹果产品,无论是功能上,还是美学上。

高度一体化的iPhone和MacBook | Unsplash

高度一体化的iPhone和MacBook | Unsplash

在这样的‘后半周期’里,还有很多设计工作要做,比如去确定一个音量按键、一个充电接口的位置,确定一个曲线的弧度是怎样的。但留给设计师思考的空间正在减少,Ive很难再像之前那样设计一台完全不同的设备,比如聚碳酸酯材质的iPhone 5c,或是多彩塑料外壳的iMac。更多的时候,他需要研究之前已完成的设计,来保持苹果产品设计的连贯和一致。

2016年,苹果启动了‘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’项目,出了一本书,收录了从乔布斯回归开始,苹果所做的一切工业设计。还推出了一系列纪念品,在Apple Park旁的游客中心限定发售。不难看出,这个项目就是Jony Ive推动的。在项目宣传视频的最后,Ive说,‘作为设计师,你必须活在未来。这不是说我们对已完成的工作不感兴趣,而是我们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那些未完成的工作上。’

所以当苹果的工作难以让他‘活在未来’时,Ive选择离开。

‘去实体化’的设备

Jony Ive的父亲是一个银匠,这让Ive从小就对各种实体的物件十分痴迷,喜欢研究它们的形状、颜色、质感……

在所有电脑都没有颜色的时代,苹果率先做了‘有颜色’的电脑,且在上面做了一个‘提手’。因为即使是电脑的背面也会有被看到的一天,即使是摆在桌上的电脑也会有被提起的一天,苹果要针对这些情况进行设计。MacBook背后那个会亮起的苹果Logo灯更是成为了无比经典的设计。

在Ive和乔布斯眼里,一台电脑不只应该有强大的运算性能,还应当有优雅的外观、合理的工业设计,你不只是看它的那块屏幕上显示的东西,而是在它关机的也能看到它,触碰到它,感知到它。这种‘电脑本身应当是一个实体物件’的哲学深刻影响了苹果。

在Ive的领导下,苹果将玻璃和金属这两种材料用到了极致。从iPhone 4上‘金属中框同时也是通信天线’的设计,到一体切割成型的iPhone 5,到玻璃和金属几乎完美融为一体的亮黑iPhone 7以及之后的iPhone X、Apple Watch Series 4。包括2015年发布的黄金材质的Apple Watch Edition,也被认为是Jony Ive主导并坚持要做的一个产品。Ive对‘材质’近乎偏执的追求,造就了苹果产品的独特魅力。

Apple Watch Series 4 | Apple

Apple Watch Series 4 | Apple

2015年,Ive从‘负责设计的高级副总裁’升任‘首席设计官’。之后他从日常的产品设计工作中退下来,转而投身Apple Park和Apple Store的设计工作,因为在这些地方有更多需要被设计的‘物体’。在Apple Park里,大到那扇4层楼高,由一整块玻璃切割成型的‘大门’,小到一个苹果申请了专利的‘圆形披萨盒’,处处都能感受到Ive的存在。

2017年,著名科技记者Steve Levy代表WIRED杂志,受邀前往Apple Park进行参观。他问Jony Ive,为什么你需要这样一扇四层楼高的玻璃门?Ive回答,‘这得取决于你怎么定义“需要”,对吧?’。

但用户对‘实物’的需要却正在减弱。进入‘全面屏’时代,计算设备开始变得更关乎屏幕,成为一个更单纯的内容显示介质。Apple Park完全建成后,已经有一套完整设计蓝图的苹果也渐渐不那么需要Ive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即便对‘实物感’痴迷如此,Ive也在2013年参与推动了iOS 7从拟物到扁平的改革。

之后的几年,这个决定都备受争议。其中最著名的反对者之一当属罗永浩。他在锤子科技组了一个业界顶尖的设计师团队,试图坚持拟物的设计。锤子在这个方向上做出了不俗的成绩,但大势仍不可逆。当人们开始习惯和一块玻璃进行交互时,设计必然要变得更简洁,更突出内容,作为‘实体’的设备也必然渐渐被忽略。

6年之后,再回头看iOS 7的转变,争议。作为设计师的Jony Ive不喜欢这件事,但他仍敏锐地洞察了未来趋势,这就是一个专业人士的‘专业性’所在。

6年前,在接受USA Today采访时,Ive直言,如果自己有一天要被强迫着设计电脑和手机,‘那我宁愿去设计杯子’。

今天,他终于得以‘解放’,能够去做自己想做的设计了。

图片
  • ARM正在全球“组团” 等待山寨
  • 贝宁通讯业务近期恢复 拟扩大海底电缆容量至40G
  • 三星今年或无缘屏幕下指纹 让苹果iPhone赶先